用户意见反馈

请在下面填写您遇到的问题或意见建议,并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我们将为您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

您的邮箱地址

请详细描述您的问题或建议*

上传截图支持 jpg,jpeg,png,gif等图片格式,图片小于5MB

取消提交
首页 热点新闻 正文

央行法定数字(CBDC)货币的未来在何方?

WOW

18-10-29 10:30

标签: 央行,CBDC,数字货币

41259

0

10月20日,日本央行(BOJ)副行长雨宫正佳(Masayoshi Amamiya)重申了其对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负面立场,声称此类数字货币不太可能改善现有货币体系。



CBDC或国家加密货币的概念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许多政府,一些国家已经推出央行虚拟货币,还有一些国家在继续研究CBDC的经济影响,而另一些国家 - 比如日本 - 则决定完全放弃这个想法。本文将探讨CBDC的概念细节,以及为什么这些主要国家政府立场不一。


什么是CBDC?

CBDC或国家数字货币是由联邦监管机构发行和控制的虚拟货币。因此,它们受国家的完全监管。与大多数加密货币一样,CBDC并不是去中心化的,相反,它们只是法定货币的数字形式。

因此,发行CBDC的中央银行不仅成为这些货币的监管机构,同时也成为其客户的账户持有人。每个CBDC单位,都类似于分布式账本技术(DLT)下纸钞的安全数字形式。

CBDC可被视为中央银行对加密货币日益普及的回应,加密货币在设计上超越了监管机构的职权范围,但反过来,CBDC可以充分利用加密货币的便利性和安全性,将这些功能与传统银行系统经过时间考验的功能相结合,使这些货币的流通既受到监管,又有资金储备的支持。

瑞士:区块链已经和光盘一样是无用创新了,为什么还要发行CBDC?

尽管瑞士是欧洲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最友好的国家,但其对CBDC的有用性却表示怀疑。

今年6月,瑞士国家银行(SNB)董事会主席托马斯·莫泽(Thomas Moser)曾表示,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创新性不足以考虑发行国家数字货币。在Zug加密谷区块链会议上发言时,莫泽将现有条件下的区块链与光盘(CD)的“无用创新”进行了比较,认为加密货币只是模仿已有的产品,如“数字股票、债券、代金券”等:

“就像比特币曾经遇到的情况一样。如果效果更好或更便宜,人们只会转向新的东西。”
第二天,莫泽告诉Business Insider,尽管央行最初对发行CBDC感兴趣,但“由于其对金融稳定的影响,央行对此事的热情有所减缓。”

此前,瑞士曾表示有兴趣发行名为“e-franc”的CBDC。5月,瑞士政府联邦委员会要求提供有关引入政府支持的数字货币的风险和机会的报告。瑞士证券交易所主席罗密欧 拉克尔(Romeo Lacher)在二月份提出了发展国家加密货币的想法,当时他认为“在中央银行控制下的电子法郎会产生很多协同效应,因此其对经济是有利的。”

中国:CBDC“在技术上不可避免”

中国人民银行(PBoC)一直在研究CBDC的概念,去年曾为此专门建立了一个名为数字货币研究实验室的特定研究机构。



9月,中国人民银行将数字货币研究实验室的活动扩展到了该国的首都以外,在南京开设了一家新的研究中心,这可能是中国国家数字货币研究正在运转的一个标志。此外,10月,中国人民银行开设四个与加密货币相关的职位,将开发安全的数据平台和允许加密货币交易的芯片处理器。

此前,在今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达了该机构对此事的谨慎立场:

“如果区块链技术传播得太快,可能会对消费者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它还可能对金融稳定和货币政策的传导产生一些不可预测的影响。”
周小川还表示,数字货币最终将减少现金流通,同时强调中国人民银行“必须防止对国内经济造成实质性和无法弥补的损害”。不过,据中国日报报道,他还声称数字货币的发展在“技术上是不可避免的”。

香港:已对CBDC进行研究,并不认为其“优于现有的基础设施”

与大陆相比,香港对CBDC的立场则更加明确。5月,香港立法会财经事务及库务署署长陈智思签署声明表示,香港不会在近期发行CBDC,目前的支付基础设施已高效运转。

陈智思解释说,由中国人民银行(PBoC)和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所组建的支付与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PMI),与国际银行市场委员会(MC)一直在共同研究CBDC的潜在影响。研究表明,“目前提议实施的CBDC支付技术,与现有基础设施大致相似,而且并不明显优于现有基础设施。”

该文件还指出,由于存在有效的私人零售支付产品,CBDC的任何好处都可能受到限制,实际上CBDC仍“需进一步研究和探讨更多有关概念验证的问题,以确定其作为支付应用的可行性”。

委内瑞拉:已拥有国家加密货币,但问题颇多

2018年2月,委内瑞拉政府发行了一个名为Petro或Petromoneda的国家加密货币。于2017年12月首次通过电视宣布,当时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表示政府计划发行由该国的石油、黄金和矿产储备支持的加密货币。1月,他对该计划进行了进一步阐述,表示即将发行的1亿枚petro币将由相同数量的桶装石油进行支持。根据马杜罗的说法,可以使用包括俄罗斯卢布、人民币、土耳其里拉和欧元在内的一些法定货币自由兑换Petro币。

Petro本身不是CBDC,因为它不是由当地中央银行所发行的,与现存的法定货币Sovereign Bolivar不同(尽管它是法定货币)。以太坊的核心开发人员Joey Zhou最近指出,Petro的部分白皮书显然抄袭了Dash在GitHub中的内容。

委内瑞拉的数字货币旨在避免美国的制裁,这种制裁对当地经济产生了负面影响。马杜罗表示,希望此举可以对抗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所建立的金融“封锁”。因此,3月,特朗普发布政令,限制美国投资者参与于2月20日开始的Petro首次代币发行(ICO)。马杜罗声称,预售期间共筹集了50亿美元的资金,这将使其成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ICO之一,将融资20亿美元的Telegram ICO和价值10亿美元的EOS代币销售甩在身后。Petro币的公开发售将于11月5日开始。

据报道,Petro币的发行与俄罗斯有关,时代杂志文章中所引用的匿名消息来源表示,自2017年以来,加密货币就一直受到俄罗斯的支持,特别是希望以此绕过西方对该国所实施的经济制裁。据称俄罗斯国家银行的工作人员透露:“有人告诉普京,这将如何避免经济制裁。”俄罗斯财政部国家债务分部负责人康斯坦丁·维什科夫斯基(Konstantin Vyshkovsky)后来否认了这些说法。

在公开发布之前,委内瑞拉政府似乎就积极地迫使当地公民购买使用Petro币。例如,Petro币最近成为委内瑞拉支付护照费的唯一货币,同时也上调了价格:从10月8日开始,办理新护照需要2块Petro币,延期费用为1块Petro币。据彭博社报道,委内瑞拉的月平均最低工资不足提高后护照费的四倍。

此外,在最近的一次电视转播中,马杜罗宣称“在未来的几周内”,工人们的奖金将使用Petro币发放,而非主权玻利瓦尔。

日本:如果没有现金,CBDC会发挥作用,但目前需要现金

在日本,比特币可以用作官方支付手段,而目前却有两次公开谈到不会开发CBDC。10月20日,日本央行(BoJ)副行长雨宫正佳对CBDC的有效性表示怀疑,并表示他的机构不会在近期发行数字货币。

更具体地说,雨宫谈到了一个理论,认为CBDC可以帮助政府克服利率降至零的“零下限”问题,因为政府会因此失去刺激经济的工具。根据该理论,CBDC将使中央银行能够通过向个人和公司存款收取更多利息来刺激经济,从而激励他们花更多的钱。

副行长却对这一理论提出了质疑,认为只有中央银行从金融系统中完全消除实物货币,对央行发行的货币收取利息才会有效。否则,公众仍将继续把数字货币兑换成现金,以规避利息支付。

雨宫解释说,在日本,取消法定货币“不会是中央银行的选择”,因为现金在该国仍然是一种流行的支付方式。

今年4月,日本央行首次公开不考虑发行CBDC的想法,雨宫宣称这些货币可能会对现有的金融体系产生负面影响。

当时,雨宫指出,CBDC正在“刺激全球积极讨论,中央银行应向社会提供支付和结算基础设施的程度”,并指出:

“发行一般用途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可能类似于允许家庭和公司直接在中央银行开户。这可能对双层货币体系和私人银行的金融中介产生巨大影响。”

欧盟:尚未做好准备迎接CBDC

欧盟似乎对CBDC采取了观望的态度。9月,欧洲央行(ECB)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向欧洲议会宣布,他们“没有计划”发行数字货币。



欧洲央行行政部门表示:“在中央银行考虑使用这些技术之前,要对其进行彻底的测试,并需要继续发展可能用于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技术,如分布式账本。”


虽然强调“欧洲央行和欧元体系目前没有计划发行央行数字货币”,但他补充说,央行目前“还在仔细分析发行这种货币作为现金补充的潜在后果”。

此外,德拉吉还谈到另一个针对CBDC的流行观点,暗示央行将不得不与零售业的其他银行进行竞争:

“中央银行管理家庭和公司的个人账户,这意味着央行将与银行业进行零售存款竞争,并可能带来巨大的运营成本和风险。”
最后,他补充说,目前没有在欧元区内发行额外货币的“具体需要”,因为欧盟对现金钞票的需求将“继续增长”。

此前,在2017年9月德拉吉被问及国家加密货币时,他强调了以下内容:“没有成员国可以推出自己的货币,欧元区的货币是欧元。”在该评论公开后,爱沙尼亚停止了国家加密货币Estcoin的开发。

此外,去年夏天德国也曾表示对CBDC的消极立场,而在今年7月,德国联邦财政部在回应绿党议员格哈德·希克(Gerhard Schick)时宣布,发行CBDC的风险太大。

当时商业报纸Handelsblatt援引财政部的声明时写道:“到目前为止,没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向德国和欧元区的广大用户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


财政部还进一步谈到,CBDC高速银行转账的优势,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实现。简而言之,该机构声称CBDC涉及“一些尚未充分了解的风险”。

财政部所表达的其他担忧包括货币对央行独立性的挑战,据称发行加密货币会使央行在金融体系中的地位更强势;由于降低交易成本,中央银行会面临大规模、快速破产的危机;反洗钱合规和恐怖主义融资问题。

加拿大:CBDC可以提高福利收益

2017年11月,加拿大银行发布了一份题为“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动机和影响”的报告,该报告由其货币部门的员工共同撰写。虽然这样的论文并不一定代表加拿大银行对CBDC的官方立场,但它清楚地表明了该机构对此的兴趣。

简而言之,该文件认为,随着社会走向无现金社会,中央银行的主要收入来源,通过印刷更多货币而获得的铸币税收益就会受到损害。反过来,CBDC可以通过发行数字现金来维持铸币税收入。

此外,加拿大央行的报告提到交易费降低和金融包容性两个方面,作为CBDC的其他潜在利益,但同时强调匿名币“对中央银行数字货币不利”。该文章的结论是,仍然需要进行更多研究以决定加拿大银行是否应该实施CBDC。

2018年7月,加拿大银行又发布了另一项研究。其中,在中央银行基金管理和银行部工作的S. Mohammad R. Davoodalhosseini认为,CBDC具有“某些潜在利益,包括它可以带来利息的可能性”,而CBDC可以“引入的福利收益”预计将高达0.64%。”

伊朗:禁止加密货币,使用CBDC进行代替

今年4月,在禁止所有当地银行进行加密货币交易之后的几天,一位伊朗政府部长证实,国内数字货币的实验模型已经被开发出来。信息和通信技术(ICT)部长Mohammad Javad Azari-Jahromi表示:

“中央银行的禁令,并不意味着禁止或限制在国内发展中使用数字货币。”
值得注意的是,Azari-Jahromi没有说清本地开发的数字货币最终是否会向公众提供,或者是否会由邮政银行所发行,是否由政府控股或由另一个国家机构所发行。

关于实验性伊朗加密货币的消息可能与一份报告有关,该报告暗示伊朗和俄罗斯可能开始使用加密货币来避免西方制裁。今年5月,伊朗议会经济事务委员会主席Mohammad Reza Pourebrahimi曾提到,加密货币是两国避免美元交易的最佳方式,也可能取代SWIFT银行间支付系统。

事实上,最近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呼吁加密货币交易所对伊朗进行监控,以防止其使用加密货币逃避制裁。

新加坡:CBDC似乎十分高效,但并不是在公共部门

据报道,新加坡在CBDC实验方面取得了进展,但不太可能向民众公开。

2017年6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发布了一份关于所谓的“Ubin项目”的报告,这是一项由区块链所驱动的计划,旨在将“新加坡元(SGD)的代币形式”置于私有以太坊区块链上。该项目是由中央银行和区块链联盟R3合作展开,重点是开发区块链项目以促进跨境支付。

然而,在2018年1月,MAS的常务董事Ravi Menon批评了CBDC的想法,特别是在公共部门中使用CBDC。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的采访时,他谈到:

“为什么中央银行想要向非银行领域的公众发行数字货币?如果对银行存在任何紧张感,都会出现银行挤兑的情况,又或者大家都带着存款冲入中央银行。而且,如果人们将存款存入中央银行,那么谁来提供信贷?”

瑞典:无现金社会中可能需要CBDC

2017年12月,瑞典中央银行(Riksbank)发布了“e-Krona”项目第二阶段的行动计划。 “e-Krona”被定义为“一般电子支付手段”和“现金的补充形式”。该文件还指出,瑞典央行“尚未决定是否发行电子克朗,此项目的目的不是让e-Krona取代现金。”

事实上,瑞典央行发布“e-Krona”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该国现金流量急剧下降。中央银行对此进行了研究,但出于某种原因该报告不会在网络上进行公开,第一项研究曾于2017年9月发布。

如果发行,e-Krona可以在两个系统下进行运行:基于价值的系统和基于注册的系统。基于注册的系统可以将数字货币余额存储在中央数据库的账户中,通过区块链进行支持;而基于价值的e-Krona将单独存储在“存款的货币账户”上。由于瑞典计划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无现金社会,瑞典央行发布CBDC的可能性十分高。

英国:我们喜欢CBDC,但其有可能将危及商业银行业

5月,英格兰银行在两份员工工作文件中表明了对CBDC的立场。首先,央行发布了分析与CBDC相关的各种风险的研究。在初步推算后发现,没有理由相信引入CBDC会对私人信贷或对经济的总体流动性产生负面影响。



另一份文件则表明,CBDC将危及到当前商业银行所使用的商业模式 - 即个人存储和公司现金持有。一种“激进的想法”是,公众可以选择使用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形式将资金存储在中央银行,并使用数字钱包无缝转移资金。该研究警告说,这种情况可能对商业银行具有关键性影响:

“银行可能会受到零售存款外流的影响,尤其是在经济紧张的情况下。”
今年5月,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曾表示他对实施CBDC的前景持开放态度,但强调任何CBDC的采用都不会很快发生。

印度:纸币印刷成本很高,CBDC则更便宜

印度是也是正在积极研究CBDC的国家之一。8月,印度储备银行(RBI)确认成立了一个跨部门小组,负责分析发行由卢比所支持数字货币的可能性。

显然,成本因素成为研究CBDC的一个重要推动因素。经济时报引用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印度纸币印刷的成本为63亿卢比(约合8900万美元)。此外,RBI的报告认为高昂的成本也激励其央行走向数字化:“全球纸币、硬币制作成本的上升,促使世界各地的央行探索引入法定数字货币的选择。”


据报道,印度中央银行引用的其他因素包括“支付行业的快速变化”和私人数字代币的“崛起”。


安永印度公司的Mahesh Makhija表示:“央行非常有希望要发行数字货币,但需要解决数字假币的问题。”

本文系作者 WOW 原创发布在本站。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新财经 XCJ.COM】

0 分享海报
识别图中二维码,查看详情

分享本文海报

微博分享 下载海报
(分享到微信或朋友圈请下载海报)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登录 后参与评论

已有0发布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